首页 |财经 |综合 |科技 |教育 |国际 |旅游 |军事 |文化 |社会 |健康养生 |时事 |汽车 |娱乐 |体育

文在寅缺席日本天皇即位仪式并非外交”降格”

2019-10-31 11:01:50  来源:匿名  浏览:2472次
经过一番周密的部署,已经有多国政要宣布将出席作为日本天皇即位核心仪式的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。此次日本政府如此隆重地向世界宣传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,其背后文化外交的意味就若隐若现。1990年11月12日出席 ……

李若愚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研究员

每年年底,日本媒体将选出“年度十大流行语”。尽管今年的活动尚未开始,但我认为“天皇”或许是2019年了解日本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。平山天皇退位继承长子德仁,这是明治维新以来他去世前王位第一次发生变化,从而引起日本公民的关注。同时,日本政府也打算借此机会凸显其文化特色,进一步增强其文化软实力。经过精心安排,许多政府宣布将参加“皇位殿仪式”,作为日本天皇登基的核心仪式。

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创新项目“日本文化软实力战略研究”研究组首席专家崔石光教授指出:“21世纪以来,日本开始全方位构建文化软实力战略,逐步形成振兴文化艺术、发展文化产业、推进文化外交等相互关联的有机体系。”

从日本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,提升文化软实力不是日本政府的最终目标,如何让“软实力”被“硬政策”所利用才是目的。这一次,日本政府如此隆重地向世界宣传“御座仪式和主厅的工具”,其背后的文化外交含义正在隐约显现。这里提到的文化外交不仅是公共外交层面的公众声音,也是外国政要访问日本的机会和传统领袖外交的突破。只要你留意外国政要访问日本的日程安排,不难发现许多国际政要除了出席仪式之外,还安排了与包括安倍首相在内的日本高级官员的会谈。

目前,日本外交最需要日本与日韩关系的突破。因此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一直有传言称韩国总统文在寅将借此机会访问日本,而这个声音不仅仅来自日本。2019年2月19日,kbs世界电台发表了一篇题为“韩国总统会借新皇帝的机会访问日本吗?”报告显示,这足以表明韩国的内部预期。然而,当官方代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,传言中的总统文在寅被总理李罗源取代。这自然会导致猜测。

第一个问题是:李罗源总理代表韩国是不是一种反常的外交“降级”?作者对这一点的回答是否定的,无论气氛是如何营造的,“登基仪式和礼仪大厅”本质上仍然是一项以日本皇室为主体的活动。因此,世界上许多仍然实行君主制的国家的代表都是皇室成员,而不是重要的政治人物。最典型的例子是英国派出的代表是查尔斯王子,而不是首相或其他内阁成员。明仁天皇登基是继战后日本宪法和新皇室模式实施后,日本第二次登上王位。它的仪式类似于第一任明仁天皇的仪式。1990年11月12日,出席明仁天皇就职典礼的韩国代表也是当时的总理江英勋,而不是卢泰愚总统。因此,从国际规则和先例来看,韩国派总理李罗源出席仪式是合理的。没有所谓的“降级”。

第二个问题:李罗源取代文在寅是否意味着日韩关系在不久的将来不会好转?这个问题涉及日本国内对李罗源的评价。事实上,与文在寅相比,李罗源在日本的评价似乎更高。日本最具影响力的保守媒体《读卖新闻》(Yomiuri Shimbun)于10月1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“日本意识”的韩国首相出席就职典礼或与安倍首相会晤的文章。这篇文章称李罗源为“日本意识”(Japan-Aware),具有在日本担任媒体记者的长期经验),并进一步提出:“李罗源与安倍的会面将提出一项改善日韩日益恶化的关系的计划。“最高领导人会议是领导人外交的“王牌”。尽管结果可能很快,但如果失败,两国仍有扭转局面的空间。当条件还不成熟时,李罗源总理出席登基仪式是一个好举措。

第三个问题是:“东盟”的实现是否意味着日韩关系的全面改善?在动荡的国际政治舞台上,这种想法有点过于乐观。应该指出,决定两国关系的是有关国家的国家利益和政策,而不是领导人的个人关系。事实上,在今年大阪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,“安雯会”已经实现。但当时,安倍和文在寅在握手仪式之外没有交流,气氛非常冷。会后,日本发布了对韩国出口禁令。这表明领导人的会谈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。

事实上,两国领导人在现阶段仍然面临着各自的问题。在韩国,文在寅坚定的法律部长曹国在就职35天后迫于压力辞职。负面影响已经蔓延到了文在国。对日本来说,在国内首先要面对的无疑是10月22日的登基仪式,而在外交上,日本实际上将目光投向了中国。

对日韩关系的分析似乎已经走到了死胡同,不能脱离国际格局的背景。今天的国际社会正面临一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变化。新秩序建立后,日韩关系应该相应地找到新的位置。改善日韩关系最需要的是时间。(责任编辑:高培宁)

pk10聊天室

 责任编辑: 匿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