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财经 |综合 |科技 |教育 |国际 |旅游 |军事 |文化 |社会 |健康养生 |时事 |汽车 |娱乐 |体育

陶短房:货币政策失灵 何以应对衰退

2019-11-01 16:24:25  来源:匿名  浏览:3660次
尽管被普遍质疑“超越常规”,但特朗普对经济数据不佳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却十分“常规”:动用货币政策这一“万能钥匙”,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。然而,比经济衰退更让人担心的恰在于货币政策这把“万能钥匙”可能已逐步 ……

陶短期理财专栏作家

当地时间10月1日,供应管理研究所(ism)发布了一系列糟糕的美国经济数据。9月份,采购经理人指数降至47.8,不仅低于预期的50.2,也触及2009年6月以来的低点。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,即使是最乐观的人也开始相信新一轮的经济衰退可能会到来。

尽管特朗普被广泛质疑为“超越常规”,但他对糟糕经济数据的回应是“例行公事”:将货币政策作为实施宏观经济调控的“万能钥匙”。

然而,人们比衰退更担心的是,货币政策的“万能钥匙”可能已经逐渐失效。随着各国越来越频繁地使用货币政策来调控和刺激经济,尤其是在这个市场经济时代,最强有力的宏观调控手段的效果正在“减弱”。

美联储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加息,糟糕的数据足以表明加息并没有带来预期的经济提振。

彭博在9月初统计到,截至9月5日,世界各国央行已经降息32次。据估计,未来12个月,世界各国央行降息的总数可能达到58次,降息幅度为16个百分点。然而,所有这些措施都未能减缓全球经济放缓的步伐。相反,经济衰退的速度似乎在加快。

即使在“纯国内经济”的范畴内,经济对货币政策调控的压力也大大减弱。

对此,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 water fund的创始人Dario等人指出,目前的情况与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非常相似,即有太多资金流入非实体经济,并被杠杆工具高度放大。因此,货币政策的调整,特别是向宽松方向的调整,将会给资本市场和投机领域注入更多的泡沫,但不能产生同样规模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。这将导致两难境地,即货币政策越宽松,资产泡沫和泡沫的风险就越高,从而导致所谓的“格林斯潘失败”。

事实上,这种“格林斯潘式的失败”在21世纪的重演在很大程度上是“自我造成的”:2008年和2009年造成严重破坏的金融危机是由以此为代表的“次贷”和“杠杆”泡沫的积累和迅速破裂造成的。当时,为了挽救危机,美国和世界在短时间内达成共识,认为“去杠杆化和消泡”是必要的。随着最危险时刻的过去,金融杠杆和泡沫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加剧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全球经济必然面临两难境地:量化宽松将为金融业的冒险者提供更多“子弹”,从而增加泡沫风险;暂停,我们只能看着经济慢慢“失血”。然而,各国高度互联的经济和猖獗的杠杆作用加剧了这一困境。

对新兴国家(如巴西)来说,问题甚至更难解决:这些国家的通胀率极高,而基准利率也处于全球高位。面对经济衰退危机,量化宽松很可能导致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胀,从而引发经济崩溃。相反,如果利率逆趋势上升,已经疲软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会进一步“流失”。

那么如何应对呢?著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(Asimov)曾在他的一部科幻作品中哲学地指出,即使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,“不要忘记如何打比赛”,这意味着“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经济增长的基础”。此时此刻,或许各国应该更多地考虑回到“火柴点燃”的源头,采取更多的“非货币手段”来支持实体经济,或者至少不支持非实体经济。

这篇文章来源于《时代周刊》

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,请访问金融网站(www.jrj.com.cn)

 责任编辑: 匿名